20220922

<鄧予立看世界>古都廢墟

hero banner

天未破曉,我就摸黑起早,乘車疾走在沙漠上的公路,向利雅得的東面前進,目的是為了迎接大漠上的旭日。

利雅得位置在哈尼法谷地(Wadi Hanifah)的平原上,要看到日出東方,必須走一個多小時的車程,穿越達哈拉沙漠,經過山地,抵達另一邊的平原帶,才能夠縱目遠方,欣賞壯麗的日出景觀。

一路上,黃沙滾滾,山地連綿不絕,人跡罕至,只見被風化成奇形怪狀的峭壁懸崖,和平原上叢生的灌木和仙人掌,伴著一座座廢置的民房和放牧人的帳篷,呈現一片荒涼的景象。

皇天終於不負有心人,我趕在太陽升起的前一刻抵達,望著朝陽自高山後面冉冉升起,突破雲層,金光耀目。可惜這天雲霧太大,日出沒一會兒,太陽就被遮掩住了。而後我沿著原路折回市區,並接著前往下一個目的地──德拉伊耶古城(Dir'iyya)。

古城德拉伊耶在利雅得的西北方,離城約十六公里,在一七七四年至一八一八年間是古沙特國的首府,又是沙特王族的發祥地。根據記載,十八世紀中期,穆罕默德‧本‧阿卜杜勒‧瓦哈卜為了光復伊斯蘭教原教旨(基本教義),被迫離開家鄉,來到只有七十多戶居民的德拉伊耶小鎮,與鎮上的穆罕默德‧伊本‧沙特酋長一起維護和發揚宗教。當時一度雲集了來自四方八面的伊斯蘭教徒和學者,小鎮逐漸發展,沙特家族乘時而起,從而奠定了家族的基礎。後來的酋長更使用武力奪取麥加和麥地那兩城,成為一個強大的沙特王國,德拉伊耶城成為了沙特的首都,國王的宮殿也建在城內。

直至一八一八年,鄂圖曼帝國為了鎮壓伊斯蘭教派活動,遂派遣駐埃及的總督穆罕默德‧阿里率領軍隊入侵,攻進了德拉伊耶城,大肆破壞,最後還將城市付之一炬。據後來歷史學家的記述,經此一役,從遠方看德拉伊耶城,就好像那裡從沒有人居住過一樣,可想而知,經過戰亂的蹂躪後,城市被掠奪破壞到何種程度了。

當我到達德拉伊耶城對面的旅遊區,隔著一條馬路,見到兩處截然不同的景貌。旅遊區這一邊,是新的仿古建築,集合旅舍、餐廳和商店等功能,周圍有水塘、棕櫚樹等造景,一派祥和寧靜。

路的對面,則是原本以黃坯土築成的圍牆和房屋,但早已傾頹破敗。多年來,雖然幾經政府的重修復原,仍未能擺脫那種荒涼的感覺,實在令人難以從這樣的廢墟中,想像出當年興旺繁榮的景況。

我這次也算是來得真不巧,廢墟正關閉重修,因此無法踏進古都,遙想它的昔日風采。據官方公布,廢墟內將進行重修的重點建築物包括沙特王國王宮。管理員只讓我走近觀望,堅決不准我越過警戒線。古城被一條長二點五公里的城牆包圍,城牆上原本的圖案紋樣早就被風沙洗刷得模糊不清。從已修復的部分,可見城堡上布滿許多三角形的箭頭孔洞和四方形的孔洞,導遊說是為了方便衛城的守軍觀察外面敵情和作出戰略防禦。

古城擁有獨樹一幟的建築風格,稱作「納吉迪(Najdi)」,經過持續不斷的考古開發,更多的古物被挖掘出來,將使後人愈加了解古代沙特人民的生活與文明歷程。二○一○年,古都廢墟已被收入《世界遺產名錄》,政府計畫經過修復與發展,使當地成為一個兼具文化和旅遊功能的園區。目前古都廢墟的外圍種植了一列列棗椰樹和其他林木,休閒區還設置了供人燒烤野餐的設施。據說每年雨季來臨時,廢墟下面乾涸的水道會注滿流水,到時便可見到綠草如茵,風光明媚。

折返市區的途中,我順道訪問駱駝交易中心,不過當時已過了交易時間,場中只留下寥寥可數的駱駝,吆喝交易的熱鬧氣氛不再,無緣親身體會游牧民族的交易過程。

待我返回酒店,再次登上國王中心頂樓的觀景橋。透過玻璃欣賞到的利雅得城,正是華燈初上、燈火璀璨。


鄧予立

亨達集團名譽主席


hero banner

大漠公路

集團品牌及推廣 FROM 亨達集團
標籤

延伸閱讀

亨達集團主席到新城電台接受訪問
BY 集團品牌及推廣 FROM 亨達集團

亨達集團名譽主席於福建莆田市進行訪談
BY 集團品牌及推廣 FROM 亨達集團

<美之物語>夏日福利: 冰淇淋+葡萄酒(二)
BY 集團品牌及推廣 FROM 亨達集團

亨達(揚州)水務有限公司
亨達文化創意
A.

揚州市江都區大橋鎮亨達路


T.

(86) 514 8643 7527


W. http://www.hdyzsw.com

閱讀更多
HAU
亨達金融
T.

(86) 4008 423 600



閱讀更多
瑞德傳媒有限公司
亨達文化創意
A.

香港上環孖沙街12-18號金銀商業大廈11樓


深圳市福田區福華一路138號深圳國際商會大厦B座1214室


上海市靜安區愚園路晶品7層A753


T.

香港 : (852) 2916 9000

中國深圳 : (86) 755-8278 8726

中國上海 : (86) 173-1758 0087


W. https://www.realmediahk.com

閱讀更多